追蹤
生命中的真實
關於部落格
那一刻,你哭 你笑。
豐盈的情緒滿溢,但 那是幸福。
迤邐紅毯的那端,是你寄望的。


  • 5918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校園霸凌之一。

A是個有學習速度很慢,理解能力不太好的孩子。
因為如此,家人過度保護,這樣反而讓事情更不好。
   
班上同學本就有一些人不喜歡A,正常的團體生活就是會有這種被放在圈圈外的人
其實一切都很正常,老實說我自己小學時,因為是轉學生功課又不錯,也是被排擠,所以說被排擠絕對不會是因為功課不好!只是因為某些部分很突出,所以就變成箭靶。

但不正常的開始是有位班上的風雲人物B開始猛攻A
B的攻擊,帶動了班上其他同學對A的排擠和言語霸凌
後來甚至會開始有小動作,小孩的模仿力是驚人的!特別是班上的風雲人物,大家紛紛仿效,最後就讓霸凌的情緒到達高峰。戰爭的時候都會殺紅了眼,霸凌這種情境也會,大家在情境化的當下,就你一言我一語的傷了人。
 
本來~如果A趁機學會明哲保身也好!畢竟在團體生活中,保護自己也很重要。但他直接把一些情緒發洩出來,透過言語和動作,A以為這是反擊,但卻讓霸凌者更囂張,或者說,是她們覺得更有趣,因為弄你的反應很大,所以當然要弄你為樂囉!這種情況最後白熱化的很誇張,連班上的女生都加入戰局,在一次的高峰中,被我勉強的用言語威嚇壓了下來,這之前我試過用別的懲罰方式,但都不見效。
 
後來,那些帶頭的小孩,有一天拿起了橡皮筋,射向A的眼睛!
  
在震怒之餘,我先請旁邊的女同學帶A去健康中心,找護理師;接著把元兇找出來,包括旁邊吆喝的人,我也一併揪出來,趁剛好下課了,我只留這幾個小孩下來,但他們都不覺得自己做錯,反而冷嘲熱諷,因為實在太過分了,我心裡想要讓他們知道事情的嚴重性,於是便把這些小孩移送給學務主任,由主任處理。又因為A的情緒不定(好險眼睛並沒事),我擔心他留在學校會讓其他同學報復他,受傷更大。於是我打電話告知家長,詢問家長是否要先帶他回家休息。
 
家長來了,學務主任說他來處理,我就繼續進去上下一堂課。
下課,家長回去了,A和那些小孩都回教室了;午飯結束後,學務主任還特別到班上,跟全班同學們懇談了一午休,本以為事情就這樣完結,但,可怕的在下一步。
  
隔天,一大早家長怒氣沖沖來學校,也許中間有傳遞的誤會,所以家長並不是相當滿意這樣的處理方式。這一次,攔下來處理的是校長,因為昨晚家長就致電校長,表明他對事情處理方式的不同意。
而我在被請進校長室的當下,就知道大禍臨頭,忐忑不安,雖然事件處理中我自覺應該沒有什麼不妥,我只是一個代理教師,能做的我都做了,當然,家長把孩子交付給學校,卻受到傷害,我也難辭其咎。
校長看了聯絡簿,詢問了當時的處理過程和事發狀態,然後,我就被放出來了。
 
下課前,我寫了一封長長的道歉信給家長,貼在聯絡簿上。隔天,家長也在聯絡簿上回了我,事情看似告一段落,全班同學在這事件後,大概有被老師威嚇住,不太欺負A了,但隨即,改去欺負另一個同學,然後,就是一連串的霸凌開始。 
   
佛洛伊德說人的人格養成在七歲之前就決定了,面對這些脫離七歲已久的孩子,說他們霸凌是因為劣根性或人格的扭曲,似乎又有點扣大帽子,許多時候,他們只是覺得好玩,覺得有趣。是不是因為我們都太過保護孩子,所以他們只從自己出發,眼中的世界只有自己,沒有同理心,無法設身處地的為那些被他們當成箭靶的被霸凌者著想?還是因為網路遊戲上的暴力充斥,所以他們覺得不爽的時候就要用這種暴力的方式發洩? 
我沒有得到定論,但身為一個曾被言語霸凌的小孩,我自己知道這些傷害有多大,雖然我試著跟他們講述,但缺乏同理心的他們,也許一輩子都不清楚,唯有自己轉換了角色,他們才能感受到他人的痛苦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