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的真實

關於部落格
那一刻,你哭 你笑。
豐盈的情緒滿溢,但 那是幸福。
迤邐紅毯的那端,是你寄望的。


  • 5875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雜音] 婚/昏。

 
不。我沒有要結婚,我是要訂婚
對的。訂婚。

 
雖然密友J先生說:這還不是一樣?!
不一樣,不一樣,就是不一樣。
 
我承認很年輕的時候當然想過結婚,想要有夢幻婚禮,想要有那些公主排場。但是這些年活過來,經歷很多愛情,很多生命中的斷裂,我對愛情和婚姻的觀點不斷的修正,改變。一場夢幻婚禮不代表什麼,特別是自己親身接觸婚秘這個行業之後,婚禮對我而言就像是一場秀,一個大型的活動,賓主盡歡是必要的,主角美艷動人也是必要的,但這都不代表婚姻的真諦。
婚姻,對於我的意義不斷的轉變,以前荳蔻年華想著要跟心愛的人共度一生的泡沫想法,到現在我實際的只是想跟一個既能支撐我精神生活,又能滿足現實生活的人一起做伴,我改變了很多,在愛情的現實中打滾圓滑,真正的找到一個能夠相處又能夠愛的對象。
  
許多人說:最後結婚的一定不是最愛的那個人,而最愛的未必適合妳。
  
活了這短短的人生,倒是真正肯定了這句話。當然最愛未必代表留戀,年輕時候的愛情很濃烈,什麼都是絕對的黑白,愛上了就是到底,非得把自己倒空,傾盡所有氣力的愛,然後毀滅。這樣的愛情到底是深刻又無法遺忘的,但是也銳利的像是雙面刃,狠狠的愛,也狠狠的傷。在這些傷愛之中,留下來的碎片,總還有難以抹滅的,那種當下嗆鼻的愛情,那是這一輩子大概真正難忘的,永遠放在心底的。但也就只能壓在箱底,不會傻的拿出來細細品嘗,重新感受那種凜冽,那種絕望。不過人生總需要各種嘗試,在刀刃切割下的人生,餘命大口呼吸,然後又能重新找回出路,這就是生命瘋狂又可貴之處。
  
在放逐自己不相信愛情和幸福的那些年裡,我只記得學習愛,卻忘了學習相處。
我一直認為在愛情裡委曲求全,顧全大局是一種相處,但吃盡苦頭後才知道什麼是相處,又或者,什麼是自己想要的。透過失敗,我不斷的找尋自己想要的愛情,不斷的嘗試真正的相處,有一天,就這麼湊巧的,生命裡出現很久的那個人慢慢的變成一個生活中無懈可擊的伴,我想,這就是真正的相處罷! 
 
我們是兩個個性完全八竿子打不著邊的人,我理性的時候他感性,我感性的時候他理性,我念文,我看小說,閱讀大量文字,我不太跳舞,在陌生人面前怕生慢熟,我不喜歡被他人注視,完全不是他理想中的情人類型。我們常常能為小事口角,但也能一碼歸一碼的和解,我們都喜歡攝影,都喜歡看畫展,都喜歡跟狗親暱的玩耍,也喜歡一起看一場感人的文藝劇情片,然後兩人握著手哭得稀哩嘩啦。儘管我們有許多不同,也多不符合對方的理想對象,但是我們一路走來確實真的是過生活。日常生活都有著對方陪伴,這樣不濃烈但也淡泊的適宜,雖然有歧見有爭執也能尊重對方,某天午後,坦然的覺得自己似乎已經找到了另一種愛情,不是以前的那種崩毀強烈的愛情,是一種淡淡薄薄,卻深綣的愛情。
   
當我們從朋友晉升到戀人階段,無聲的共識便是成為一個對方的伴,當然在價值觀和家庭觀不斷的磨合中,我們有過尖銳的對峙,也曾經想要放棄,可後來就這樣撐著過來,磨著磨著也逐漸的趨於一點。我們都有共識要成為對方人生中的伴,可是並沒有非得要結婚的昏了頭,婚姻帶有太多的壓力與社會期待/社會價值,現階段我們都很自我的想要保有一點點自由,想要任性狂妄的做一些事(例如松下先生非常想要去芬蘭伐木,去澳洲採蘋果,或者去日本當農場工人),想要不用滿足社會期望和家族的壓力的任性活著。我們決定要訂婚,是滿足社會期望的一種折衷,因為我實在是很想要當個沒路用給人養的寄生蟲,我的宿主松下先生也非常樂意帶著我翻山越嶺去流浪,在我們流浪計畫實踐之前,總得要好好的給兩邊的長輩一點點交待,才能名正言順的讓我開始寄生的生活。
  
所以,婚是一定會結的,但並不是目前這幾年會發生的事。或者很有可能是我哪天就默默的跟松下先生手牽手去戶政事務所登記,然後結完了婚。我想依照我們兩個太隨心所致的行動力,也許這件事真的會發生?!但不管如何,在訂婚行程還沒有明朗化的現在,我們都不會對未來有太多假設性的看法,唯一確定的是,雖然我們都沒有滿足對方的理想情人類型,但我們在生命裡卻是能夠一起相處的伴。
            
感謝親愛的小龐總是奮力工作,所以貪吃愛玩的詹姆士才可以任性過活。  
小龐和詹姆士就算再不同也是能夠成為相依的partner,而我們也是如此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