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的真實

關於部落格
那一刻,你哭 你笑。
豐盈的情緒滿溢,但 那是幸福。
迤邐紅毯的那端,是你寄望的。


  • 5875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小研究生的三個為什麼?

沒錯。
 
在這種痛苦的時候,越是容易放空腦袋的回溯人生的過往,和意義。
  
為什麼想當人類學家?
有一度我很討厭人類學,大抵是沒有開竅,或者是因為大學那段戀情。
上系上的課對我而言是痛苦和不堪的,然後我逃去了歷史,繞了一圈又回來了。
  
為什麼想當人類學家?冠冕堂皇的話語已經在研究所自傳中講光了
說實在的,其實是因為我覺得人類學家很酷,很自我
參加過一次人類學營,在那短短幾天的快速洗禮,對於人類學的熱血全被激發出來,那時我深深覺得人類學已經贏過了歷史學,成為我人生追求的目標。
然後我念書,考試,念書,考試,總是繞著這個目標打轉,也許命中註定我不能當個人類學家,雖然我仍舊感受到一絲不甘心,但是很多事情不是想要就能得到,越想要的越是得不到,這是我生命中總是出現的戲碼。

  
為什麼要研究客家?
我很恐懼被初次見面的人詢問自己念什麼系所,所以通常我只願意說出學校,但大多數人會接著打破砂鍋問到底,當我說出答案,就會有人問我,以上這個為什麼。
 
我是客家人。這是我不想承認也不能否認的事實。不想承認是因為我一直覺得研究自己的族群是一件很荒謬的事情,而且看著這領域的主流文化不斷訴說客家是如何如何,我就覺得反胃與作嘔,特別是那些所謂的學者們建構的論述,大多數與我日常生活中不斷的疏離,我就像在客家中離散,我覺得自己明明從小就是生活在客家裡,可是與我所閱讀的論述大多數都不同,那麼,我有這麼偉大足以反駁他們?不。我只是一介蚼蟻,苟且偷生而已,所以這也讓我非常的羞愧,不願意承認自己是客家人,不願意面對自己研究自己,又繼續錯誤論述的處境。我現在終於理解大學時候,原住民同學面對自己的原住民文化被研究的困境,但是好險,我們的原住民有十四族不同的文化,似乎個個都能堅持自己的"主流",而我們的客家呢?為什麼明明我是饒平人,明明我家裡沒有這些文化習俗特性,但是我要說這是客家?
 

為什麼我在念社會學?
我想當人類學家,不是社會學家。
但是我來這裡,念的大部分是社會學,是我大學時代非常恐懼也無法理解的社會學。
鎮日被這些大學者的論述與辯證搞得頭昏眼花,我想是我資質駑鈍,總是念不通,念不懂,不開竅。
念書一向是我這輩子到先前還算拿手的事情,但是這幾年完全就打破了這個優勢,念書於我而言是最困難又挫折的事情,我的人生走到這裡絕望異常,論文剛開始,我就快想死。
社會學真的不是普通人可以念的,我這個缺乏批判性與邏輯的人,要跟大學者過招,根本就是構得上邊就可以偷笑了。
但是我別無選擇,為什麼我逼自己逼到別無選擇?為什麼我選了這條路,鎮日活在悔恨之中?


這些為什麼,每天都會困擾著我,在我腦袋裡轉來轉去,我還是後悔,還是不快樂,還是不開竅,還是痛苦,我想念研究所除了需要錢力(潛力),也需要屹立(毅力)
也許哪天報紙的角落會出現某國立大學研究生因不堪壓力而發瘋的新聞,那時候也許我就真的變成神經病,能夠真正跟這些大學者交心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