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生命中的真實
關於部落格
那一刻,你哭 你笑。
豐盈的情緒滿溢,但 那是幸福。
迤邐紅毯的那端,是你寄望的。


  • 5914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李晨曦&趙克柔(3)

過了幾天,克柔收到一個包裹,晨曦寄了一些留學的資訊給她。那天,晨曦要克柔好好考慮短期出國進修,晨曦認為克柔需要多一點的刺激和正規的訓練,這會讓克柔在設計這一行走得更久,克柔也想充電,這一年來她遇見許多困窘,也知道自己的不足,這一年存下來的錢也足夠她短期出國進修,她只是恐懼,不敢自己面對這些未知,她需要一隻手推她一把,晨曦就是這隻手,默默的出現,但支持著她前進的力量。
 
手機的小熊閃閃發亮著,克柔接起了電話。
「你收到東西了嗎?」電話旁晨曦的聲音溫暖的說著。
「有,我都看了。」克柔邊說著邊往門外走去,她下意識的不想讓幸安聽見這些。「那你考慮一下再跟我聯絡,克柔,我只是想要你的天份可以變成你在這行前進的力量,雖然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會覺得壓力太大。」晨曦緩緩的說著,她聽出了他的擔心。
「我懂,等我考慮後再給你回覆。」
「嗯。」電話旁陷入了一陣沉默
「晨曦,謝謝你。」克柔打從心底說著,對於溫暖守護著的他而感謝。
「那就這樣了,我先去忙。」晨曦的聲音充滿了活力,掛上了電話。
 
才掛上電話,小熊又開始閃閃發亮著,克柔看著來電顯示的號碼,苦笑著。
 
「克柔,今天有空嗎?我想我們很久沒去走走了,去坐摩天輪好不好?」煥宇在電話另一端愉悅的說著。
「嗯,好吧。今天我應該可以提早走,你下班就過來吧!」克柔心想,也許該跟煥宇談談自己的進修計畫。
 
        * *
 
摩天輪是一個奇妙的空間,兩個人被關在小小的玻璃盒子裡,運送到高空,這種感受像是被囚禁的犯人,只能坦承相見,毫無隱藏。看著黑暗中萬家燈火閃爍著,克柔終於打破了沉默。
「煥宇,我在考慮要不要出國進修。」
「出國?……很好啊!你想去哪裡?」煥宇轉過頭,像個孩子般的笑著
「紐約。」克柔撇過煥宇的目光,看著煥宇身後支撐摩天輪的橫桿。摩天輪真是神奇,這麼些細細小小的橫桿就可以支撐著如此多人的夢想,讓大家都能暫時離開地表的制約,真是神奇。克柔陷入了無邊的想像,煥宇沉默著。
「紐約……為什麼不去米蘭阿,或是巴黎?這些地方才算是設計之都吧!」煥宇突然想起李晨曦是從紐約歸國的,他試探的問著。
「我連英文都有問題了,還去那些地方嗎?」克柔沒好氣的。
「慢慢學啊!我看你花一年就可以學的好吧!你這麼聰明。」煥宇安慰似的拍拍克柔的肩膀,原來不是因為李晨曦,克柔擔心的是語言問題。
「不。我想現在就去,我累了,該去充電。」克柔垂下眼看著自己的腳尖,煥宇怎麼就不懂自己這一年來的心酸,明明他都看在眼底。
「也對,累了就該休息一下。我在紐約有一些朋友,我請他們幫你找學校……」煥宇絲毫沒有察覺到克柔的不滿,充滿活力。
「不用了,都安排好了,只差我點頭。」克柔刻意省略了主詞,「晨曦都安排好了。」克柔無聲的在心底覆誦著。
「這樣啊……」煥宇尷尬的搔搔頭,目光轉向遠方的黑暗。摩天輪已經到了頂點,就要開始下降,愛情是不是也是如此,當幸福到達頂點的時候,就是等待下降的開始,徐徐緩緩的,總是會有什麼在之中被磨去,抵抗地心引力上昇的亢奮和熱情,在開始回到地面的那一刻,就逐漸消逝了,終究會回到原點的,就像摩天輪的絢麗和驚奇,也會在解除束縛的時刻回歸平淡
「果然不該來坐摩天輪。」此刻,克柔和煥宇心底都冒出了這句話,但是彼此都不知道,這會不會是最後一次,他們的交會,也許之後的他們,就像回歸地面的平凡,然後終將向不同的軌道狂奔而去。
 
        * *
 
「我是Ann,好久不見。」克柔接起電話,就響起一陣陽光的笑聲。
「你怎麼會有我的電話?」
「晨曦給我的,我想找你談談,有空嗎?」
克柔快速抄下Ann說的地址,吩咐幸安幾句就慌張的出門赴約。Ann到底有什麼要跟克柔談?她不知道,不安籠罩在她的心頭,是關於晨曦?還是……
壓抑住滿腦子的思緒,她在Ann說的地址前張望著,這是一棟辦公大樓,七樓的門牌上是一個小有名氣的攝影工作室,這是Ann的工作室嗎?原來她是一個攝影師?克柔緊張的搭上電梯,按下樓層鈕。
 
一推開門,克柔就看見Ann,她慵懶的坐在攝影棚前的沙發上,長髮隨興的盤起,美得像是一幅畫。克柔正想著要不要開口,Ann先發現了站在門口侷促不安的她。
「你來了,會難找嗎?」Ann笑著,埋在落下的髮絲後的笑容看起來有些疲憊。
「我打擾你工作了嗎?」克柔更不安了。
「不會,我剛完成,所以才直接約你來這裡。」Ann示意她在沙發的另一頭坐下,隨即起身往另一個方向走去「你要喝什麼?咖啡可以嗎?我需要一杯咖啡。」
「謝謝。」克柔扭捏得像個小女孩,坐在舒服的沙發上,卻沒辦法像Ann一樣的放鬆。
「是這樣的,我找你來,是想問你願不願意當我的model?」捧著Ann端過來的咖啡,克柔差點灑了一地。
「我不適合吧!我從來沒有拍過照,我只會作衣服而已。」克柔假裝鎮定的回答
「其實是因為我最近要出一本攝影集,我一直想要拍晨曦店裡的那件洋裝,但是晨曦說那是非賣品,也不出借,除非……」Ann笑著,意有所指的打量著克柔。
「除非什麼?」克柔喝了一口咖啡,想要讓自己表現的不這麼失常。
「除非衣服的主人願意穿著它拍照,才可以出借。」克柔差點被口裡的咖啡嗆了,她張大眼望著Ann,她終於知道Ann說的是那件洋裝,那件她設計的白洋裝。
「可是我不上相,又不適合那件洋裝。」克柔轉著眼珠。
「是嗎?可是店裡的小姐不是這樣說的喔,她說你穿上那件洋裝,美的跟公主一樣!」Ann瞇起眼睛,像是想像著畫面「我也真想看看,那件洋裝被穿起來的樣子。」
「我……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拍照,我想你應該另請高明。」克柔放下杯子,離開了舒服的沙發。
「不知道的事情就不要否認,你怎麼這麼容易對自己設限,克柔,你是設計師,你是創造衣服的人,你會告訴你的客人說自己不適合什麼衣服嗎?」Ann犀利的吐出這些話,直直的盯著克柔的背影。
「為什麼不告訴他們?什麼人適合什麼,不是就已經註定了嗎?」克柔倔強的說著,其實她害怕,因為Ann的直率反而常常刺進了她的心底,讓她的腦袋又開始運轉過度起來。
「為什麼不適合?你不嘗試怎麼知道?再說,如果你不適合,我也不會找你。」Ann輕輕的啜飲著咖啡,一反剛剛的犀利。
「你為什麼知道?」克柔拋出了垂死的掙扎,那種溺水的無助又來了。
「因為沒有什麼可以逃過我的眼睛。你應該相信專業,如果拍出來成果不好,我也不會用在攝影集裡面。」Ann像隻小貓,重新蜷縮在沙發上。「我是專業的攝影師,你是專業的設計師,我希望我的照片被人看見,你不希望你的衣服被人看見嗎?還是它一輩子掛在那裡,你會安心一點,就像是一輩子禁錮住晨曦的靈魂一樣。」Ann面無表情的說著,最後那句話刺痛了克柔,她覺得水從四面八方湧進腦袋,幾乎就快要窒息。
「答應吧。也許只要跨出一步,什麼都會改變的。」Ann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她的身邊,輕輕的摟著她的肩膀。
 
        * *
 
離開Ann的工作室後,克柔照著Ann的指示前往晨曦的店,約定拍攝的日期就是後天,Ann希望她能把洋裝從晨曦的店中借出,自行帶去拍攝現場。
「晨曦說要是主人才可以借喔!」Ann像個小女孩似的用著撒嬌的語氣,就是這樣讓她無法拒絕,一個過度直率又赤裸的女人,某些方面卻又成熟的令人可以依靠,「晨曦早晚會被她收服的。」克柔心想,但隨即心底有一股不悅的黏膩感,像是從溺水的池子起身的那種感受,令人厭惡的感覺。
 
推開大門,晨曦的笑臉就迎了上來。「沒想到你會答應她。」
「我不答應也不行,真是厲害的女人。」克柔一股腦的把那些不悅的感受宣洩出來,卻忘記了店裡還有別的客人,此刻大家都注視著她和晨曦。克柔環視四周,向她掃射的目光讓她不自在,也對,晨曦是一個名聞遐邇的黃金單身漢,這些女人有多少是喜歡他的衣服才來的?或許是喜歡他吧?
「她是個不達到目的不罷休的女人,不過也很可愛吧!」晨曦笑著,全然不顧他人的眼光。
「我是要來拿洋裝的,因為後天就要拍攝了。」克柔趕緊吐出這些話,其實她壓根想挖個地洞把自己拋下去,旁邊忌妒的目光已經快讓她體無完膚了。
「好。我請小姐包一下,我們先去裡面的辦公室等一會。」晨曦終於看出克柔的不安,伸手解救了她。
 
躲進辦公室的克柔喘了一口氣,晨曦笑著問「怎麼了?」
「你還說,那些女人根本不是來看衣服的吧?她們是來看你的,剛剛我都快要被忌妒淹沒了。」克柔癟癟嘴,不悅著。
「看我和看衣服都一樣,喜歡我就買我的衣服,這也是好事。」
「可是她們未必喜歡你的衣服。」
「但是她們會穿上它,然後驕傲的說出我的名字,這就成功了!」
「成功?」克柔疑惑了。
「當越來越多人穿你的衣服,你就可以選擇你要的客人,和作你想作的衣服。千萬不要對自己設限,因為你是創作者,沒有一件衣服是你在框框中創造的,都是想像的堆積,這就是設計有趣的地方。」晨曦認真的說著。
「衣服記得要送洗完再送回來,不過,如果主人要留下的話,也是可以的。」晨曦笑著接過小姐送進來的紙袋,放在克柔的膝蓋上。
 
克柔起身拎著紙袋,回頭面對著晨曦,說出了她的疑惑「有一件事,我要問你。為什麼是我?」晨曦的笑容停止了,他看著眼前這個女孩,心底的痛又浮現了,那種讓他感到難受的痛楚。
「我還是想要知道答案,一年之後,趙克柔,你幸福嗎?」晨曦緩慢且痛苦的吐出這幾個字,他優雅的側臉有一絲陰鬱,克柔望著他,眼淚無預警的落下,大顆大顆的滴在她的手背,她心酸的哭了,一年來的心酸讓她不能理直氣壯的回答,她受了多少委屈才懂晨曦當初對她的保護,她也終於走到這裡,重新回到晨曦的面前,可是卻無能為力,既不能安慰晨曦的痛,也不能讓自己心安,究竟是為了什麼她站在這裡?她真的不懂了,完全超乎自己的預料。
 
克柔在淚眼中感到一陣溫暖的擁抱,總是在快要窒息的時候就有一隻手把她拉上岸,當初在發表會面對煥宇告白的時候也是,自己像是從懸崖跳進瀑布裡,卻有隻手有力的拖起她,抱著濕漉漉的她,給她力量。這隻手此刻又這樣的環抱著她,拋棄自己的心痛,只是想給她安慰,她不忍繼續傷害他,可是也不能放開手,她害怕孤立無援,害怕自己奮力之後還是沉入水底的無助,她終於知道自己是需要他的,需要他的肯定和支持,但是這一切,會不會來的太晚?她會不會還像當年放開他的手一樣,繼續載浮載沉的漂流著。
 
        * *
 
從接過Ann的電話就開始等待著克柔,晨曦著實不清楚Ann是怎樣說服克柔。Ann這個女人平常率真,但面對工作異常固執專注,她是個難纏的女人,特別是在工作上,這一次她提出的要求,本來晨曦就不指望克柔會答應,沒想到Ann聽了晨曦的回答,輕鬆的笑著說:「那還有什麼問題?她一定會答應的。」此刻克柔也真的朝他而來,不,是朝著這件洋裝而來。
 
克柔從一踏進店裡就開始傾倒出不滿,但不管晨曦再遲鈍,也察覺到店裡客人對克柔的不友善目光,他想,還是別捉弄她了,今天下午她被Ann纏的也夠嗆了。
當他把紙袋放在克柔的膝蓋上,克柔卻問了他「有一件事,我要問你。為什麼是我?」這個兩人都了然於心的問題,他的冷靜全都被攪翻了,趙克柔這個女孩就是這麼有本事,總是能讓他的心思亂成一團,一年前是這樣,一年後也是如此,那種苦澀的感受又糾結起來,於是他把這個疑問說出口,這個一年前他對她說的允諾。
 
「我還是想要知道答案,一年之後,趙克柔,你幸福嗎?」
 
晨曦沒想到,克柔就這麼哭了,這個堅強的女孩,一年前分別的的那天都沒有這麼無助的哭泣過,現下卻在自己面前哭著。他想也不想的擁抱住她,她的眼淚瓦解了晨曦的武裝,他了解這個女孩面對的心酸,就算自己只能這樣守護著她,也不想看到她無助的哭泣著,就算懷抱裡的她,也許,屬於別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