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生命中的真實
關於部落格
那一刻,你哭 你笑。
豐盈的情緒滿溢,但 那是幸福。
迤邐紅毯的那端,是你寄望的。


  • 5933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李晨曦&趙克柔(2)

克柔從試衣間出來的時候,晨曦已經恢復了忙碌,克柔慶幸他的忙碌讓自己哭過的眼眶沒被發現。
「你可以去工作室,還是一樣的地方,我已經吩咐過助理,你直接進去就可以了。」晨曦拿給她一個提袋,裡頭躺著那本草圖。她對晨曦眨眨眼,就這樣無語的走了。
 
工作室大致上沒有什麼改變,唯一改變是克柔以往的座位已經有了新的助理,助理說她可以使用晨曦所有的東西,於是她便坐在晨曦的位置上,埋頭畫起圖來,這一年來她第一次這麼投入的畫圖,沒有市場考量,只是想要畫出腦海中的設計,這樣單純的執念,她很享受這種時光,就像是剛離開O&K的那段日子,她只要不斷的畫圖,什麼都不需要煩惱。
 
        * *
 
晨曦望著克柔的背影,有一股暖意湧上,雖然克柔曾經傷了他,但她回來了,為了自己努力畫著圖。諾大的工作室只剩下克柔和桌上暖暖的燈光,晨曦突然掉進回憶裡,想起那些日子兩個人為了共同理想並肩努力的光陰,那時候的晨曦,第一次為了別人而努力,生命裡有了另外一個重心,這種久違的幸福,是一直孤單奮鬥的晨曦所著迷的,也許就是因為如此,晨曦到現在都不能真正的恨克柔,恨她的無情逃開,恨她給自己帶來的傷痛。
「你忙完了啊?我畫了很多圖,你看一下!」克柔發現晨曦站在工作室的門口,漾起笑臉的望著他。多美,就像那一年,晨曦不禁迷惘了,遇見趙克柔曾經是他覺得最幸福,但也是最不智的巧合,但現下,他卻不知道該怎樣把她擺在生命裡的哪一個角落,是過往的戀人、學生或是朋友?
「晨曦,怎麼了嗎?」克柔發現晨曦皺著眉,不安的提問。
「你吃過飯了嗎?應該沒有吧?走,我們先吃飯」晨曦拉起克柔的手,往門外走去「想吃什麼?」
「麻辣鍋。」兩人異口同聲。
晨曦笑了,在晨曦的笑容裡,克柔終於想起了煥宇,過去和煥宇與晨曦在工作後吃著麻辣鍋的片段浮現腦海,她想起也許該給煥宇回個電話。
「我先回個電話,可以嗎?」克柔拿起手機,急急的往外走去。
 
克柔連續撥了兩次號碼,煥宇並沒有接,她嘆了口氣,也許煥宇正在生她的氣,這是她們交往以來第一次意見不合,而事情更牽扯到O&K的未來,「煥宇是有權生氣的。」她喃喃自語,像是告訴自己這個決定並沒有錯。
 
「怎麼了?是家裡有事嗎?」晨曦看見克柔從外回來就苦著一張臉,關心的問著。
克柔搖搖頭,堆起了笑臉「沒事,我們去吃飯吧!」大步的往外走去。
望著克柔的背影,晨曦突然想起什麼,一掃剛剛的幸福感受,默默的朝著克柔背影走去。
 
        * *
 
天光從魚鱗般的雲朵中透出,微微的魚肚白喚醒一天,克柔伸了個懶腰,站在落地窗看著街燈慢慢的黯落。昨晚一整夜趕工,總算畫完了腦海中所有的設計圖,克柔像是卸下心中大石的重嘆口氣,「接下來,晨曦一定可以的,因為他是李晨曦啊!」克柔笑著,望向趴在桌上睡著的晨曦,目光裡混雜著情感,她一直以為自己不能再面對晨曦,不能懂晨曦,卻看見了晨曦的求救訊號,晨曦在她的生命中,究竟是什麼角色呢?她笑著搖搖頭,即使不清楚他在她生命中的角色,但是他是她認為很重要的人,這是無可否認的,也無法抹滅的,這是克柔唯一了解的,想通了這個,她開心的笑了,在晨光中無聲的微笑著。
 
晨曦醒來只看見克柔留的紙條,和畫完的設計圖。他逐一翻閱著克柔所修改的設計圖,嘴角漾起微笑,「趙克柔真的不一樣了!」他想起他說過的,克柔是有才華的,「你果然沒有辜負你的才華,克柔。」他輕聲的多喚了幾聲,那個早埋在心底的名字。
 
        * *
 
「你昨天到底去了哪裡?我打了好多通電話給你,卻關機了。」克柔一踏進門,慕凡就緊張的迎上前。的確,克柔自從一年前因為O&K和開店兩頭燒之後,就沒有徹夜未歸的紀錄,慕凡昨天等不到克柔,敏感的她就察覺什麼事發生了,但是她沒有告訴克柔,她也打過電話給煥宇,確定了克柔跟煥宇昨晚並不在一起。
「沒有啊,留在工作室畫了整晚圖而已。」克柔打了個呵欠,避開姐姐焦急的詢問,往房間走去,「跟幸安說,今天我早上不會去工作室,不過下午我會直接去攝影棚跟她會合,大姐,麻煩你囉!」克柔轉過身,對著慕凡眨眨眼。
 
慕凡望著克柔離去的背影,咬了咬嘴唇,「克柔,你到底發生什麼事?」她沒有說出口,昨晚幸安跟她抱怨克柔最近的異常,「最過份的是,她今天下午說要去銀行,結果就沒有回來了,害我一個人忙死了,她最近真的怪裡怪氣的,還換了設計風格,弄一堆蕾絲,噁心死了。後來煥宇在工作室等了她一下午,她都沒有回來,連通電話也沒打,她們這樣是吵架了嗎?男朋友失神落魄,女朋友放著工作不做就消失了,真是太詭異了!」幸安邊咬著零食,鼓著臉頰嚷著。「唉唷,你就不要亂猜了,也許克柔有自己在忙的事,再怎麼說她也是你老闆,不可以說老闆的壞話。」慕凡安撫著幸安,但卻無法制止自己的直覺,她覺得克柔一定有什麼藏在心底的事,一定有什麼發生,她想壓抑住不去想,克柔的徹夜未歸卻讓她有更多的想像。
 
        * *
 
那天之後,克柔和晨曦就沒有再見過面。晨曦的新設計受到合作廠商的讚賞,很快的便進入忙碌的打版與拍攝等階段;克柔的工作室也進入了換季的忙碌,煥宇跟克柔就像是什麼事也沒發生的,又回到往昔的相處,他們誰也絕口不提O&K的事和那晚克柔的消失,一切就這樣回到生活正軌,那晚就彷彿是暫時沒電的時鐘,重新換上電池後,一點也不需要在意曾有過的短暫停頓。
 
這天,克柔在工作室收到了晨曦寄來的邀請卡,邀請克柔去參加他的服裝發表會。克柔將邀請卡仔細的攤平收進抽屜,把日期記在電腦的行事曆中,她微笑著,彷彿看見晨曦像王子般尊貴的出場,然後接受各方的讚賞,這就是晨曦,在她心中自信優雅的晨曦。
 
        * *
 
煥宇一踏進克柔的工作室,幸安頭也不抬的指著地上打包好的紙箱,示意要他收走這些要寄出去的衣服。
「克柔不在?」煥宇邊把紙箱堆在推車上,輕鬆的問起。
「出去了,她說有事,很早之前就排了下午的假。」幸安忙著將訂單KEY進匯款系統,眼睛沒有離開過螢幕,語氣平穩的說著。
「她,最近在忙什麼事嗎?」煥宇終於把紙箱全都堆上了推車,摘下帽子,撥弄著有些雜亂的頭髮
「我怎麼知道?她是我老闆,你的女朋友,該問你吧?」幸安沒好氣的抬眼,給了煥宇一個白眼。
 
煥宇摸摸頭,尷尬的笑著,但心底有種詭異的感受,在克柔消失的那晚,他就意識到克柔有瞞著他的事,但是克柔究竟在忙什麼?煥宇一直都不知道該怎麼開口問起,一切就像是流往下水孔的漩渦,看著很清晰,但卻迷網著不知道它們究竟流往何方。煥宇拉開克柔的椅子,不小心把克柔的滑鼠摔在地上,他急忙撿起滑鼠,電腦螢幕瞬間從黑暗展露了光明,他一眼就瞄到桌面行事曆上顯眼的紅字:「晨曦的服裝發表會」,煥宇像洩了氣的氣球攤在椅子上,李晨曦,這個好久不見的名字,這個他以為已經從他們生活中消失的名字,為什麼會出現在克柔的桌面上?
 
        * *
 
克柔在人群中看著model身穿自己與晨曦所設計的服裝,心中滿滿的是得意與感動,雖然自己設計的衣服不是第一次參加服裝秀,但還是讓她激動不已。服裝秀的尾聲,晨曦踏著自信的腳步出場,他微笑著接受掌聲與此起彼落的鎂光燈。他舉起雙手示意記者可以提問,「李先生,對於這次您的設計,您是從哪裡得到靈感?與您之前的設計似乎有些差距。」一位記者毫不保留的提出了問題,克柔不禁捏緊了雙手,她害怕自己這次拖累了晨曦。
「關於這次的設計,我想各位剛剛都看見了,我自己是相當滿意這次的火花,不知道各位是如何感想?」晨曦微笑著環顧四周。
「這一次你的設計相當好,有很多新的元素,創新但不失細膩。」一位時尚評論者笑彎了眼,起身回應著晨曦的話。「不過我想知道,你所謂的火花,是來自於什麼?」不改評論者的精明,問出了晨曦的話中有話。
晨曦陷入沉思,片刻抬起眼,堆著自信的笑容,「我想,該感謝我的繆思女神。」
「你的繆思女神?指的是最近跟你合作的美女攝影師嗎?」記者追問著。
「我想,這個答案就留給我自己吧!謝謝各位。」晨曦不慌不忙的將問題打了回去,深深的一鞠躬,掌聲再度響起。在掌聲中克柔紅了眼眶,當晨曦說出她是他的繆思女神,她著實感到失落,她幽幽的垂下眼,突然有一種鬱悶在胸口膨脹,她不知道這種感覺,就像是善於游泳的人突然溺水而嗆鼻的無助。
 
        * *
 
「你果然來了,繆思女神。」克柔的肩膀被人猛然拍了一下,她驚慌著回頭。「我打擾你了嗎?」一個美麗的女人微笑著看著她,直直的盯住她的眼睛,克柔想不起來自己認識這個女人。「我想我應該先自我介紹,我是Ann,我的名片。」女人修長的指尖拈著一張名片,克柔呆滯的接了過來,看著名片思索著這個女人在記憶中的位置。「我想你真的忘了,我們見過的,就在晨曦的店門口。」女人直率的笑了,瞇起眼看著克柔,克柔突然想起了那天,那個像風一樣走入晨曦店裡的女人。
「我……沒帶名片,我是趙克柔。」克柔慢慢的吐出這句話,她在思索,為什麼Ann知道繆思女神指的是她?
「你還有事嗎?一起去喝點東西吧!」Ann笑著挽起她的手,帶她離開了服裝秀現場。
 
        * *
 
「啊!在白天可以喝酒的地方,就是大飯店了,真好。」Ann慢慢的喝下一口威士忌,瞇著眼笑著說。
「你不用工作嗎?白天喝酒不太好吧?」克柔喝著她點的果汁,輕聲的說。即使再輕聲,下午在飯店附屬的Bar喝酒的客人實在太少,這樣一個充斥著黑暗和幽冥的環境,讓克柔感到不自在。
「沒關係的,克柔,我可以叫你克柔嗎?你果然跟其他女人不一樣,難怪你是晨曦的繆思女神。」Ann微笑著望向前方,眨著眼。
「你怎麼知道繆思女神是我?也許是別的女人。」克柔用吸管攪拌著冰塊,冰塊喀啦啦的撞擊著玻璃杯壁,在安靜的爵士樂中發出巨大的聲響。
「我就是知道。沒有什麼可以瞞過我的眼睛。」Ann轉過頭,直直的看著克柔的眼底,那種眼光就像是要把人看透了,克柔有些不知所措的轉過頭,刻意看著吧檯的木框。
「克柔,我第一次看到你就知道,晨曦他心底的那塊黑暗就是你。也許你不知道,但是他看著你的眼神充滿了悲傷和渴望,這是我從來沒在他眼中看見的,就像一隻等待主人帶他回家的小狗。」Ann慢慢的說著,威士忌讓她的臉頰染上淡淡的紅暈,克柔不禁要說她真的是一個美麗的女人,不管是直率的表現還是細膩的觀察,那麼她跟晨曦,是什麼關係呢?
「不過啊,真的很謝謝你拯救晨曦,畢竟他最近真的有些累了,但是看見他今天的表現,真是太棒了。」Ann舉杯喝完最後的威士忌,嘆了一口氣。
「你喜歡晨曦?」克柔冷不防的迸出這句話,這是她從剛踏入這裡就有的疑問。
Ann笑著,大笑起來「不虧是繆思女神,只有你會這樣問一個初次見面的女人吧?」
「我……」克柔滿臉潮紅,自己的幼稚和Ann的成熟直率形成對比,她頓時感到自己剛剛不該如此莽撞。
「我不喜歡他,但是我愛他。」克柔被Ann這坦率的回答傻住了,Ann睜大眼睛,一字一句接著說「你懂愛嗎?克柔。愛跟喜歡不一樣,愛一個人不是那麼膚淺,沒錯,我愛他,但是我不一定要他跟我在一起,我只是希望他可以更好,我愛李晨曦這個人的全部,也愛他的才華,你的出現拯救了他,所以我會感謝你。」Ann站起來,拍拍弄縐的裙襬,拎起包包「我還有一個工作,所以我要回去了,你要跟我一起走,還是繼續待一會?」Ann拿起帳單,微笑著說。克柔搖搖頭,她需要一點安靜的空間,今天發生了太多事,晨曦的服裝發表會,繆思女神,Ann的告白,她完全不知道該如何消化這些,如果不來這個服裝發表會,是不是她的生活就會一如往昔?現在她應該是在小小的工作室裡打包衣服,而不是坐在這個黑暗的地方,她不禁迷惘了,是不是有什麼就在不知不覺中改變了?在Ann的告白中,她想起晨曦那晚心碎的眼神,想起晨曦瘋狂的衝出O&K,那是愛嗎?晨曦是愛她的嗎?但是晨曦只說過喜歡她……她想起煥宇,想起這一年來她們互相依偎的日子,那煥宇呢?他是愛她還是喜歡?克柔不懂,這些東西已經超過她所能想像的,超過腦容量的負荷。
 
走出飯店已經傍晚,克柔一個人走著,她不知道自己應該馬上回去工作?還是直接回家?兩個都不能讓她混亂的腦袋安靜,回工作室必定要聽幸安的抱怨,而且煥宇這時候應該會晃來工作室;回家又要面對媽媽的嘮叨,她漫無目的走著,抬頭,卻走到晨曦的工作室門口。
 
她猶豫著自己為什麼走到這裡,正想回頭,晨曦出現在她的眼前,微笑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