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生命中的真實
關於部落格
那一刻,你哭 你笑。
豐盈的情緒滿溢,但 那是幸福。
迤邐紅毯的那端,是你寄望的。


  • 5914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李晨曦&趙克柔(1)

 

克柔邊處理著網拍的訂單,思緒卻圍繞在昨晚的餐桌上,大姨媽說的那席話。
 
「我們合作的那個新銳設計師跳槽了,現在董事會又急著要看秋冬裝的設計圖,我不是沒想過別的辦法,但就是沒路可走了,才會對你開口。這次如果沒有設計圖,不要說我的董事長不保,O&K好不容易重新打響的招牌,又要毀了,克柔,我想你一定不希望看到O&K變成這樣,對不對?」大姨媽激動的連拿著筷子的手都顫抖著,克柔卻靜靜的放下筷子,不發一語。
「大姨媽,你別擔心了,我們先吃飯。克柔她會幫忙的,O&K出事她也不願意見到的」煥宇笑著安慰大姨媽,一邊夾了一塊紅燒魚放進大姨媽碗裡。
 
克柔突然覺得一切都好熟悉,就像一年前,大姨媽跟Money來找她的那天,大姨媽也說著這樣的話。一年前,她想也沒想的答應幫大姨媽,放棄了晨曦和她的店,一年後,她開始猶豫了,她想起晨曦說過的,或許自己不應該要幫忙,對O&K才是好的。
「克柔,克柔」煥宇搖搖克柔的手肘,「大姨媽問你,要什麼時候進去O&K跟她們開會,我看你的店最近也沒有什麼問題,幸安一個人應該可以應付,就明天好不好?」煥宇笑著,克柔卻默默的沉下臉,「大姨媽,這一次我不幫O&K」
 
「為什麼?如果是你店裡的事情,我們不會佔用你太多時間的,頂多就兩個星期,我想兩個星期應該夠,打版我會請專業的打版師來,你不用像上次自己…」
「不是這個問題,大姨媽。」
「那是為什麼?克柔,難道你要看大姨媽難過嗎?」煥宇急著問
「我有我的理由,對不起,我今天不太舒服,我先回去了」克柔拋下這句話,連外套都沒拿就拎著包包走了。
 
這是克柔和煥宇在一起一年以來,第一次,克柔不想接換宇的電話。
小熊賣力的發光,閃爍著。克柔默默的把手機關機,她想起好多一年前的事,想起晨曦跟她說過的那些,晨曦原來是對的,克柔一直以為晨曦只是因為煥宇所以不願意讓她回去O&K幫忙,原來,晨曦是有他的專業考量,他不是這麼感情用事的人,為什麼到現在才懂?克柔無奈的笑著,她一個人走回自己的工作室,決定這個心煩意亂的夜晚還是多畫幾張設計圖比較好。
 
回到工作室,打開電腦,克柔習慣每天晚上在網路上搜尋新的流行資訊,順便看看競爭對手是怎樣促銷。「李晨曦才華遇瓶頸」,克柔看見了熟悉的名字,那個剛剛圍繞在她心頭的名字,促使她快速的讀了下去,「曾被譽為設計界黑馬的帥氣設計師李晨曦,此次春夏的服裝秀,並無創新之舉,與其之前的設計過於相似,天后御用造型師認為是設計師的才華以然走入瓶頸…」,克柔沒有再看下去,她心知肚明,這一年她不是沒有關注過晨曦的設計,晨曦這一年所發表的設計,確實也開始沒有創新,總是圍繞著他之前的主題和形式,但是克柔想,或許是因為廖太太這個投資者太容易干涉設計師,現實果然會讓設計師陷入泥淖。克柔自己不也是,她原本以為自己開工作室就可以做自己喜歡的衣服,但是網拍的競爭激烈,消費者的口味又相當多變,為了挽救工作室的生意,克柔這一次也開始設計以前廖太太要求的那種,充滿蕾絲亮片和女人味的服飾。克柔苦笑著,想起自己一年前跟晨曦的爭執,想起自己理所當然的回答,想起晨曦說的那些話,「晨曦是對的」克柔自語著。今晚,她怎麼一直重複起這句話,連她自己都不懂了。
 
        * *
 
「二姐,你這次的衣服怎麼是這樣?這個衣服我們可以賣嗎?」去廠商那拿打版衣服的幸安,怒氣沖沖的衝進來,一把將打版好的衣服丟在克柔的桌上,打斷了克柔的沉思。
「衣服有問題嗎?」
「有,很大的問題。」
「我看看」克柔拆開包裝袋,一件件仔細的檢視「很好啊,沒有什麼問題,就這樣吧,幸安,你幫我聯絡攝影師,看看什麼時候拍照,對了,可能要換個model,我們這次的風格不適合之前的model」
「當然不適合,我們這次的衣服根本就不適合『趙克柔工作室』」幸安不屑的癟癟嘴
「為什麼不適合?你到底哪裡有問題?」
「你才哪裡有問題,這不是你的衣服啊,你才不會做這種衣服,你做的衣服是…」
「是那些不男不女的中性風格?幸安,以前我也幫大姐做過這種衣服,你忘了嗎?」
「可是」
「幸安,可是現在生意不好做,你也知道網拍的競爭很強,我們不多賣一點不同風格的衣服,就少一點客源,現實是很殘酷的,我知道我想要做的衣服是什麼,但是我也能夠做出消費者喜歡的衣服,這兩種應該可以有平衡點,這一次,我想要試試看,我們能不能多創造一點客源。」
「你以前不是這樣的,你以前說你只想要看別人穿著你做的衣服就好。」幸安還是不饒人的回嘴
「是啊,我只是換了衣服的風格而以。」克柔擺擺手,繼續回到自己剛剛的工作
「好啦,我去工作就是了,你不要念了。」
 
克柔看著幸安忙碌的背影,漠然的發愣。自己以前就跟幸安一樣,只想到堅持理想,晨曦以前究竟給了我多大的空間呢?克柔自咐

     
* *
 
去銀行辦事的空檔,克柔決定要彎去看看那家店,那家當初有著她名字的店。走到店門口,克柔一眼就透過落地窗玻璃看見晨曦,他還是一樣的忙碌,店裡的客人不多,但是晨曦一個人在店裡轉來轉去,克柔看著店門口落地玻璃上的痕跡,那個晨曦名字後面,應該有的「&」和自己的名字。克柔看的發愣,這個短暫留下的痕跡,竟然在一年的陽光照射下,模糊的留下了光影。
 
晨曦在忙碌中抬頭,剛好看見了玻璃外的身影。那個總是圍繞著晨曦好一段時間的面容,安靜的停留在自己名字後的空檔。晨曦突然感到一陣心痛,不是感慨自己的那段付出,而是那個面容不再像第一次他看見她的天真,也不是第一次他要她畫出一百張設計圖之後的理直氣壯,眼下的她,多了一份沉靜。晨曦懂得,這是她在接受現實考驗的磨練,但是他卻不想她這樣,因為捨不得,所以那年,他付出了一切,只想要留下她那種天真和自信。
 
克柔沒有發現玻璃窗裡注視她的眼神,倒是被一個女子疾步走來給喚醒。高跟鞋敲打著地面的自信和穩重,這女子說不上十分美麗,但卻相當吸引人。女子率直的推開玻璃門,「晨曦,你在啊!剛好,我正想見你。」
克柔看見晨曦迎著過去,急急轉了身,躲在晨曦名字的下方,她是誰呢?為什麼可以這樣泰然自若的喊著晨曦?為什麼自己要害怕晨曦看見她?她不是就要來看看晨曦嗎?心底的疑問像是午後斜灑的陽光,零碎片斷的打入克柔的心房,她突然慌了,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在這裡?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期待什麼?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可以像那女子一樣自信的推開門,喊著晨曦。她記起那晚,她走的時候,晨曦跟她說過的「你一定要幸福。」她以為她可以自信的再回來,她卻退縮了,克柔曾經以為,離開晨曦是能追求自己想要的那些,可是她錯了,她只是不斷的驗證晨曦說過的話,克柔頓時覺得難堪,她不知道自己該怎麼面對晨曦,面對這個曾經為她付出,為她受傷的男人。
 
        * *
 
「晨曦,這是最新的照片,你看看有什麼要修改的?」女子隨意躺坐在沙發上,遞出一個牛皮紙袋。
「很好,你的專業我很放心,我想不需要什麼修改了。」晨曦看著新一季的服裝目錄樣本,很滿意的點頭。但他的思緒卻飄離了,飄過玻璃的那端,他曾經想念過的面容。
「你這麼相信我?」女子眨著眼,若有意味的笑著。淺淺的微笑,是成熟世故的女子才會出現的,但又不乏一種率真自然,晨曦心想,這是他欣賞她的原因,從事服裝設計這麼多年,多少美麗的女子他沒見過,但是他一眼就看穿了那些華服背後的空洞,但眼前的她不同,擁有自己的專業,自信又聰慧,應退自然,但卻不充滿虛偽,維持一貫的率真。
「專業,是不容許他人質疑的,服裝設計和攝影都是如此。」晨曦堆起微笑,輕輕的將紙袋封好,交還給女子。
「你啊!果然是李晨曦,難怪這麼多女人為你著迷。」女子笑了開懷,似乎不介意他人眼光的讓笑聲盈滿室內。
 
        * *
 
晨曦送走女子,轉身就看到背對著他的克柔,像當時無助的背影,很輕很輕,克柔小小纖弱的身影埋在午後的陰影裡,晨曦心一緊,他懂趙克柔,他懂這一年來克柔的努力,也懂得克柔會面臨的困境,就如同當年的他,在現實中不斷翻滾所褪去的純真,眼前的克柔,竟然與記憶中自己的身影重疊,他心一慌,想也沒想的就出聲喊了她「趙克柔」。
 
「趙克柔。」
克柔沒想到他看見了她,就如同他一年前看見她一樣,也沒想到他還是這麼喊她,斬釘截鐵,不帶任何情感的口吻,但克柔知道,他能這樣喊她,代表的是背後多大的傷痛。
「我剛好路過,我想…就來看看你。」克柔下意識的捏緊了包包的提把,肩膀緊張的用力,她像隻受到驚嚇的貓,睜著大眼卻不敢正面迎視那道目光。
「進來吧!」晨曦反身走入店裡,克柔鬆了一口氣,她踏出了步伐,走進自己曾經熟悉的玻璃門,一踏進店裡,她就看見那件掛在入口處那抹雪白,那件幸安曾經鄙棄、她所設計的白洋裝,她走近洋裝,伸出手摸著那塊布料,一件好設計需要相等的布料才得以發揮,這件洋裝的剪裁簡單,但領口墜上的少許亮片和蕾絲,襯著這塊布料,相輔相成,這是克柔當年依照廖太太的建議所更動的設計,但也是這些設計中,她最想穿的一件,這是她始終沒有說出口的。克柔留戀的撫摸著洋裝,想起自己現在做的那些女性化設計,總是要依照製造廠商的意見更動布料和墜飾,她不能不低頭,做生意需要考量成本,成衣市場是無法做出像這件洋裝這般的精品,晨曦以前從來不要求她因為成本改設計,然而,這一年裡她不斷在與現實的交手中臣服,她可以為了製造廠商無法製作的版型而改設計,也可以為了減低成本而使用較便宜的布料,這一年所學習到的,是當初太過天真的自己無法想像的。
 
「你還記得這件洋裝?」晨曦看著克柔不捨的撫摸著洋裝,眼底出現了一絲的溫柔。
「沒想到它這麼製銷,賣了一年還賣不掉。」克柔自嘲的笑著。
「你今天來,不是為了看洋裝吧?」晨曦看著眼前的克柔,似笑非笑。
「我看見了那篇報導。」克柔輕聲的說出她來的意圖,她不知道該不該讓晨曦發現自己始終關心他
「你是說,批評我的那篇?」晨曦不屑的撇過頭,但克柔卻在那一眼間看見了一點不尋常,雖然只是一眼,但她看見了晨曦的不安,晨曦只有撞見她在O&K的那晚,才露出的那種不安。
「我想,有什麼我可以幫忙的嗎?」克柔終於開口了,雖然她馬上就後悔了,自己真是不自量力,她要幫晨曦什麼?她有能力幫他嗎?
晨曦陷入了短暫的沉默,低聲:「或許有,你跟我來。」
 
晨曦領克柔進了店後的辦公室,經過櫃檯邊時,店員對克柔上下打量了一番,克柔感到不自在,於是加快腳步跟著晨曦的背影,她望著晨曦寬厚的肩,默然的生起一股安心,這是這一年來,她從來都沒有的那種安心感。
 
        * *
 
晨曦的辦公室,簡單卻整潔,像晨曦的個性,他抽出一本草圖,攤開在克柔眼前。
「我最近接了一個新的合作案,對方是以設計中性服飾為主打的品牌,這是我畫的草圖,我想你可以給我一點意見。」克柔仔細翻看著草圖,她突然懂晨曦眼中的不安,她看出了晨曦真的如同評論家所言陷入了瓶頸,這些草圖談不上是晨曦以往設計的水準,充其量只是一個很專業的設計師所畫,但不是往昔那個才華洋溢的李晨曦的作品。晨曦看著皺眉的克柔,他有種釋懷,一直以來必須武裝的一切,在這個女孩的眼中又瓦解了,他不懂克柔是怎麼辦到的,她能懂,看見他的設計就能讀出他的心思,也許克柔沒有愛過他,但克柔或許是這世上少數懂他的人,因為他讓克柔住進了心房,根深蒂固。
在漫長的沉默中,克柔抬眼,直直注視著晨曦,克柔不再恐懼,因為她看到了晨曦的不安和求救,她懂,懂那種困在原地的感受,這一年她無數次面臨這種恐懼,但卻逼著自己畫出符合市場趨勢的設計,流行總是要趕著換季,而服裝設計就是這麼一種創意和時間競賽的行業,這一行所要承受的壓力,她是徹底懂了,所以她看見了晨曦的求救訊號,她知道,這一次她必須幫他。
「如果你願意的話,可以讓我試試看更改一下你的設計嗎?」克柔一字一字清晰的說著,語調是平的,但語氣是溫柔而堅毅。
「我想試看看。」晨曦放鬆的笑了,「趙克柔,別讓我失望,看看這一年來,你學會了什麼!」
「但是我有兩個條件。」克柔微笑著「第一,如果使用了我更動過的設計,不要擺上我的名字;第二,可以讓我試穿那件洋裝嗎?」
 
 
 
        * *
 
克柔站在鏡子前,端詳著這個陌生的自己。這件白洋裝的版型很適合她,打版的人並不是她,但是為什麼這麼合身?彷彿這件洋裝生來就是為了穿在克柔的身上,如此契合,連剛剛對克柔上下打量的店員都驚豔的直盯著克柔。
克柔眨眨眼,看著自己又一次的從灰姑娘變身為公主,鏡子後面,是斜靠著牆,微笑著的晨曦,她想,晨曦是不是也懂得,她從來沒說出口的那些。
  
克柔在試衣間換下洋裝的時候,聽見了一位客人和晨曦的對話。
「那件洋裝好美,我可以試穿嗎?」
「對不起,這件洋裝是非賣品,沒辦法試穿,我們還有其他的洋裝,請您再看看。」
她抱著換下來的洋裝,淚水湧出了眼眶,她是喜悅的,對於晨曦將這件洋裝視為非賣品,但一方面她卻感到悲傷,因為晨曦自始至終都這麼懂得自己,但是她卻逃開了,是她自己放棄的,因為她沒有勇氣,沒有自信面對晨曦的愛,她只能跟著晨曦的背影,雖然這令她安心,但是好強的她卻不想要當晨曦羽翼下的小雞,她想要跟晨曦一樣的實力。「是不是要的太多,所以失去更多?」克柔在淚光中無聲問了自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